<i id='nhv6s'><div id='nhv6s'><ins id='nhv6s'></ins></div></i>

    1. <fieldset id='nhv6s'></fieldset>
      <acronym id='nhv6s'><em id='nhv6s'></em><td id='nhv6s'><div id='nhv6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hv6s'><big id='nhv6s'><big id='nhv6s'></big><legend id='nhv6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nhv6s'></dl>

        <i id='nhv6s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nhv6s'><strong id='nhv6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nhv6s'></span>

          <ins id='nhv6s'></ins>
        1. <tr id='nhv6s'><strong id='nhv6s'></strong><small id='nhv6s'></small><button id='nhv6s'></button><li id='nhv6s'><noscript id='nhv6s'><big id='nhv6s'></big><dt id='nhv6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hv6s'><table id='nhv6s'><blockquote id='nhv6s'><tbody id='nhv6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hv6s'></u><kbd id='nhv6s'><kbd id='nhv6s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愛情在遲到中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決定跟他在一起已經整整一個月瞭,最不習慣的就是他的遲到。雖然往往不過是三兩分鐘,但恪守時間的我對此還是難以適應。可是這一次我發現,這種執拗的性格,差點讓自己錯失一生的愛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大雪下瞭整整一夜。七點三十分起床,忽然感覺這個世界冰冷瞭許多。我想去城裡的商場給自己買條圍巾,於是撥通瞭他的手機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—”那頭傳來略帶些許沙啞的聲音,讓我一下子聯想到他的睡眼惺忪。也難怪,好不容易熬到一個周末不用上班,外面又冷得讓人打顫,賴賴被窩可以理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能陪我去買條圍巾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天氣這麼冷,鄉裡路又滑。過兩天我送你一條好瞭。他顯然沒有完全清醒而在尋找賴床的借口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你送的東西沒有合過我意的。上次給我買的那雙鞋,顏色黑暗,而且沒有高跟,讓同屋的那幾個好不笑話。這回我要自己去挑選款式和顏色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好吧,八點整你傢門口見!他拗不過我,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千萬別遲到!我最後叮囑一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七點五十八分,一打開傢門,我立刻把脖子縮進衣領。氣溫驟降,路面結冰,這使得整條街道安靜瞭許多,隻有陣陣北風帶著蕭瑟和嚴寒肆意遊竄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五十九分,我提前來到約定的地點。時間一秒一秒過去,八點整瞭,他果然又遲到瞭。一分,兩分……依然不見他的蹤影。我扭頭進門,怒火中燒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八點零五分,手機鈴聲響起,是他上次幫我下載的《一路上有你》。我斷然掛機,電話旋即又響起。第五次,一不小心誤按瞭鍵,陰錯陽差地接瞭電話:喂!對不起,我已經在你傢門口瞭。剛才因為……”他又要搶著找借口。我一聽更生氣瞭,當即掛斷電話。他再也沒有打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天氣預報說這些天都將是低溫天氣,不趁周末買條圍巾是不明智的。但是鄉裡鄉村的沒有出租車,私人公交車也因為路遠人稀早已停駛,而商場遠在七八裡地之外的縣城,因此自行車是最為方便的交通工具。可是一想到屋外那鉆心的寒風,我的心就變成一隻缺少鞭打的陀螺,雖然著急,卻越發不肯賣力轉動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躊躇到瞭九點,權衡再三,一咬牙,推起自行車,準備獨自出發。一開傢門,我驚奇地發現,他正坐在我傢門口,不停地給雙手呵氣。見我出來,站起身,抬起頭,傻笑道:呵呵呵,我知道你會出來的。走,我現在就陪你去買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已經叮囑千萬不要遲到,因此他這次的過錯決不能輕易原諒。我一跨上車,就頭也不回地騎瞭起來。從聲音上可以聽出來,他跟在我的身後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北風吹得更緊瞭,臉上仿佛已經留下很多道寒風掠過的痕跡,這更堅定瞭我一定要買條圍巾的決心。我用左手一裹外套,腳下加力快蹬幾步;而由於道路很滑,我又幾次減慢速度,小心騎車。每次拐彎的時候,我都趁機回頭看看,他就在後面跟著,不遠也不近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十點半抵達城裡商場,我停好車。他這才迅速跟瞭過來。我沒有想到他能耐著性子跟隨一路,看來在我的執拗面前,他是以誠意和寬容相對。想到這裡,心裡的氣隨著冬天的風消瞭許多。他把車停在我身旁,出口長氣:——終於到瞭。你說,過兩天天好路好,我自己來給你買,你也省得跑這麼長的冤枉路瞭。啥顏色、啥款式不都保暖嗎?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你還說?!我扭過頭來,對他不滿地質問。就在剛剛轉過頭去的剎那,我突然發現,他的雙手已經通紅,每個手指都已變成傢裡剛剛收獲的胡蘿卜。原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他緊握冰冷的車把,而手上並沒有任何保暖設施。再看自己,手上戴著的,正是前天他剛剛送我的黑色毛線手套。就在前天我還在一直抱怨手套顏色土、檔次低,而他當時隻是不停地用一句話回答:一定記著保暖,一定記著保暖。聲音再次回旋於腦際,我淚光閃閃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把兩輛自行車鎖在一起。好不容易陪你出來一趟,我自然也要打扮一下。早晨洗瞭個頭,結果來晚瞭。說完,又傳出傻呵呵的笑聲。我抬頭一看,他的頭發依舊濕漉漉的,在這嚴冬時節蒸發著白氣。我一下子撲到他的懷裡,抽泣起來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不知是誰打響我的手機,耳邊響起那熟悉的鈴聲,那是他幫我下載的《一路上有你》:是天意吧,好多話說不出去,就是怕你負擔不起,一顆心在風雨裡,飄來飄去,都是為你……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從那以後,我開始明白,他的遲到並沒有錯誤,因為他有資格為瞭掩蓋跟其他男人一樣的邋遢而去打扮自己,而這種打扮,是為瞭我,為瞭我們的愛。如此一來,愛情的幸福便不再是遙不可及,而正是在他每次的遲到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他追隨我一路,我將愛戀他一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