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2hot9'></ins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2hot9'><em id='2hot9'></em><td id='2hot9'><div id='2hot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hot9'><big id='2hot9'><big id='2hot9'></big><legend id='2hot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2. <tr id='2hot9'><strong id='2hot9'></strong><small id='2hot9'></small><button id='2hot9'></button><li id='2hot9'><noscript id='2hot9'><big id='2hot9'></big><dt id='2hot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hot9'><table id='2hot9'><blockquote id='2hot9'><tbody id='2hot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hot9'></u><kbd id='2hot9'><kbd id='2hot9'></kbd></kbd>
      3. <dl id='2hot9'></dl>
        <span id='2hot9'></span>

        <i id='2hot9'><div id='2hot9'><ins id='2hot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i id='2hot9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2hot9'><strong id='2hot9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2hot9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小桃的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小桃,原本隻是小城裡一個普通的姑娘,算不上美女,但也絕對不醜。兩年前大學畢業,她就被他安排到一傢單位當瞭一名編外人員,主要負責打字和復印,工作倒是清閑得很,當然,工資也少得可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桃很開朗,她每天和那些有編制的同事一起說說笑笑,仿佛什麼都不在乎,隻是每當大傢議論工資和獎金時,她會悄悄躲開,有人註意到瞭這個細節,他們悄悄地說:小桃真可憐。小桃並不甘心永遠被別人可憐,她一直在尋找改變命運的機會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那天傍晚,劉波又來找小桃瞭。他就住在小桃隔壁,兩個人算得上青梅竹馬,劉波喜歡小桃,這是誰都看得出來的事情,但小桃對劉波一直不冷不熱。劉波和小桃一樣,大學畢業也回到瞭小城,他在一所小學當老師,也沒有正式編制,小桃恨透瞭編外人員的身份,或許這也是她一直拒絕劉波的理由之一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桃,我有一個好消息,你要不要聽?劉波故作神秘地說。有話快說,沒事快滾,我煩著呢!小桃沒好氣地說。今天同事們領到績效工資,一起出去聚餐瞭,她沒有資格領這份錢,當然不去聚餐,心裡正鬱悶呢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我轉正瞭!劉波喜滋滋地說。真的嗎?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!小桃高興地說。在小城,當老師雖然算不上多好的工作,但每個月的薪水也不算少,想要得到一個正式編制的名額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從此,劉波再來找小桃的時候,小桃的母親都會為他們洗好幹凈的水果,然後自己下樓去散步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桃一定會嫁給劉波,所有的人都這樣認為。事實上,劉波也真的向小桃求婚瞭,他不在乎她是否有編制。他用積攢瞭半年的工資買瞭一枚戒指,小桃望著那枚戒指,忽然發起呆來。就在昨天,她剛剛參加完閨蜜的婚禮,閨蜜嫁給瞭一位富二代,手上戴著一個明晃晃的大鉆戒,婚房是一套寬敞的別墅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如果嫁給劉波,這輩子都不可能戴上那樣漂亮的鉆戒,也不可能住那樣好的房子。小桃這樣想著,臉色漸漸冷下來。劉波不知道自己做錯瞭什麼,隻好尷尬地收起戒指,訕訕地離開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後來,劉波再也沒有來找小桃。小桃開始拼命打扮自己,並且頻繁地去找那位新婚的閨蜜。她的眼睛裡燃燒著一團火,她渴望自己也過上那樣的生活。閨蜜四處張羅,卻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,一直沒有結果。小桃越來越失望,漸漸不再去找閨蜜瞭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桃在單位也成瞭一個越來越沒趣的人,同事當中,那些和她同齡的女孩,先後衣著光鮮地嫁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有一天,小桃剛剛起床,聽到外面鞭炮齊鳴,原來劉波結婚瞭。他娶瞭一個平平常常的姑娘,從此,像小城無數對夫妻那樣,他們過起瞭平平常常的煙火日子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小桃嫁不出去,就總是有親友勸她:別太挑剔瞭,差不多就行瞭。小桃心裡想,什麼叫差不多,嫁給不同的男人,像閨蜜的丈夫和劉波,生活質量可差太多瞭。於是,她總是說:緣分的事情急不得,慢慢等。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日子一天天過去,小桃能等到自己的愛情嗎?沒有人知道答案。